──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。


「因為我想跟喜歡的人說說話。」這是你第一次跟我告白,在凌晨卡在成都牆壁。

我記得當時也不太訝異,只是我有點不知所措,可能跟你喜歡我一樣,我也喜歡你。

有個傻逼說,我喜歡妳,想跟妳在一起,讓我對妳負責。

好呀,讓你對我負責。


那天在星海幻境,你說好藍,我說挺美的,你說沒我好看。我給你炸了個海誓,我說好藍,你說挺美的。

是呀,挺美的。


後來吧,成都小平台的後面就是我們掛網的地方,坐在一起、抱在一起,反正都黏在一起。你那天調侃你朋友說,這麼會哄人家師妹的嗎?

那他怎麼跟你說的?


你家小情緣每天都在成都後面等你回家,跟老婆等老公回家後馬上抱在一起一樣,真羨慕。


你他媽去死吧。


你總是把喜歡呀,愛呀的放在嘴邊,其實我不太喜歡這樣,我覺得好像很廉價。

一開始你說喜歡我,我也全當作是玩笑,你跟他一起騙我的玩笑。

後來呀,你跟他要了我的錄音檔,練了我唱過的歌,我才知道這一切不是玩笑。

我一直覺得自己挺任性的,可是你卻說我很溫柔?抱歉,我不這麼覺得。

我可能是最無情的人了,只要我不喜歡你了,你這輩子都不會再入我的眼了。


跟他一樣。但是是我入不了他的眼了。


我可能沒辦法像喜歡他一樣喜歡你,可是至少現在我會竭盡全力地去喜歡你。


我還是謝謝你,在這麼多人中,找到了我、喜歡了我、愛上了我。

评论
热度(1)
©顧卿冉 | Powered by LOFTER